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金苏程园

仅仅碰日子似流水般从身边流过,曾几何时,那遥遥无期的毕业就触手可及了2009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oyfeifei_1028 有时我喜欢简单,有时我喜欢生活充满激情! 有时我。。。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 "修学储能,先博后渊"——人做学问要贮备各种知识与才能,所以学习的时候应该先拓展自己知识面的广度,当广度达到一定水平后,才开始钻研知识的深度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黔东南六  

2006-04-01 17:41:26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贵州黔东南——榕江野人探秘(转载)

箭竹林深处
  “我们本里寨边上本来都是大山大林子,里面的家伙可多啦,猴子成群,野猪会跑出来拱白薯,我们经常打到锦鸡啦银鸡啦好看的鸟,还有狐狸、野山羊,再进去还藏着豺狼和老虎……”姚本光指着他家背后的山,惋惜地说。他是村里的老支书,年近花甲的他至今还看得出年轻时精悍敏捷的身手。古侗寨本里离乐里镇不过十来里,村里还长着一棵千年的古楠。放眼四周,群山环绕,以前都是雷公山区的原始森林。提起野人,姚本光的回忆刹那间闪回到30年前。
  “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,那是1974年农历九月份,箭竹笋出来的辰光。我那时力气大么,28岁,我们五兄弟上十几里外的白崖山砍柴,入夜就围着篝火露宿在林子里。那晚上我睡得不大安稳,朦朦胧胧似乎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。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,我们就分头去打鸟。我独个儿进了一片箭竹林,很大,很密,你知道箭竹挺矮的,不过一人高,六七步远就什么也看不清。忽然,前面响起一阵“哗哗”的声音,像是有什么东西拂着竹叶在朝前走。我想,不是什么野味吧,打到一头就可以尝鲜啰。那时候啥也不怕,就端了猎枪悄悄跟在后头。“哗哗”声继续往前,那东西在绕着林子打圈圈,它停时我也停,不敢出一点声。跟了大概半个钟头,圈子越打越小。这时天蒙蒙亮了。我模模糊糊望到地上堆着一簇竹笋,笋尖朝着一个方向,摸摸还带着露水,看起来是刚刚折下来的,难道是前面那个什么人吗?这里黑乎乎的,谁会起这么早钻深林子呢?再走又是一堆堆的笋。前面的箭竹稀多了,我悄悄赶了上去,正好路边有块一人多高的石头,我就爬了上去,探头一看。这下把我魂都吓出来了!前面二十来步远的地方,有个浑身金黄毛的东西正背着这边弯下腰,“喀”的一声,它在折竹笋!“野人”!!我脑子里轰的一下,几乎从石头上摔下来。那野人直起身,头一仰,长发忽的甩到了身后。那东西矮矮的,最多1米四五吧,头发却垂过了腰间。接着它又俯下身,一勾腰,长发忽的扑到了前面。它折了笋子就堆放在一边。眼看它快要转身了,我猛的趴下,摸着石头溜下来。我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,也不管野人是不是听见,就拼命往竹林外逃。一口气逃到原来过夜的地方,我才敢大声喊兄弟,他们回来也很害怕,就挑了柴禾赶紧下山了。回到寨子里,老人家听说了也不稀奇,都说,你遇上变婆啦!当心点,以后它还来找你。”
  我们听得屏息静气。我问,你有没看清那野人是公的还是母的?姚本光庆幸地说,我看了一分多钟,幸好它一直背着我,否则就要发现我了。我哪还敢再呆在那儿?小时候常听老人说,野人会抓住你的手,嘿嘿笑着吸你的血……
  没事!朱法智笑着说,它要是公的,也不会拿你怎么样。要是母的,最多也把你拖去做野人。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